德约科维奇赢得了第21个大满贯为什么他的影响力和商业价值很难达到“费纳”

原标题:德约科维奇赢得了第21个大满贯,为什么他的影响力和商业价值很难达到“费纳”

1992年,5岁的时候,我在电视上看到桑普拉斯赢得了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所以我请父母给我买了一个网球拍北京时间7月11日凌晨,在第七次夺得温布尔登网球锦标赛男单冠军后,德约科维奇深情的表白感动了观众,但在决赛中,大多数观众为德约科维奇的对手基戈斯欢呼。职业生涯大满贯冠军人数达到21人,超过了费德勒的20人,仅落后于纪录保持者纳达尔一人。就冠军总数而言,它也排在第三位,仅次于费德勒(103)和纳达尔(92)。但为什么德约科维奇的影响力和商业价值很难达到“费德勒”?

在过去的20年里,网球基本上被费德勒、纳达尔和德约科维奇的热情所主导,但毫无疑问,费德勒和纳达尔是最受欢迎的两位网球选手。

费德勒连续20年被评为最受欢迎的网球选手,德约科维奇因其“爱打破球拍”等富有争议的言行而被称为“坏男孩”,甚至在球场上遭到观众的嘘声,这也给了他“全球客场”的称号,尤其是在面对费纳时。

在今年的法网公开赛上,德约尔在与施瓦茨曼的第四轮比赛前遭到嘘声,这甚至让许多业内人士感到震惊。毕竟,这是世界上第一个球员。

在与纳达尔的四分之一决赛中,乔约尔甚至失去了情绪控制,把球拍砸到了球带上,观众发出了更多的嘘声。在输掉比赛后,德约也毫不掩饰地说:“纳达尔的胜利再次证明了他是一名伟大的网球运动员,但我仍然认为他有99.9%的现场支持,这给了他更多的力量。

当他来到草地上时,尽管赢得了七次温布尔登锦标赛,德岳并不亚于赢得八次锦标赛的费德勒,但他的影响力仍然不如他的对手。在今年的温布尔登半决赛和决赛中,尽管面对英国选手和英联邦选手,这位世界排名第一的选手也没有得到多少掌声。

在赢得半决赛后,德约甚至向那些在比赛中恶意干扰观众的人“飞吻”。赛后他还讽刺地说:“这是给那些为我欢呼的人的!”

虽然这通常不是得到观众最多支持的一个,但德约也承认他需要支持:“如果你问我是否更喜欢在敌对环境中比赛,答案是否定的,我希望我总能得到支持。”

有些人说我是故意取悦别人的。那不是真的。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在球场上会经历各种情况。”

德约曾经说过:“我只想做我自己,我不会害怕让外界知道我有缺点——我犯了错误,然后我可能会继续犯错误。”。

除了对赛场的影响外,与其他两大网球巨头相比,德悦的商业价值与其成就不相上下。2021《福布斯》在世界体育收入统计表上,djoyo从赞助商获得的年收入总计3000万美元(约2600万欧元)。根据这个计算,他是世界上第46位收入最高的运动员。其老对手费德勒在全球运动员收入排名中排名第七,也是唯一进入前十名的网球运动员。

在个人影响力和品牌代言方面,乔约和纳达尔不是费德勒的对手,但与拥有耐克、起亚等品牌代言的纳达尔相比,乔约也略显逊色。

近年来,特别是2021四大满贯复赛后,德岳成为最大的赢家,赢得了澳网、法网和温网的单大满贯冠军,也进入了美网决赛,成为历史上与费德勒和纳达尔并驾齐驱的第一人。

然而,成就和年龄的增长并没有阻止德岳“犯错”。2020年夏天,德悦在疫情下组织的网球表演赛出现了新冠肺炎,包括德悦夫妇在内的多名参赛选手及相关人员感染了新冠肺炎。

2020年,在美国网球公开赛上,乔约尔发泄了自己的情绪,在第八场决赛中鲁莽地击球。结果,他不小心撞到了边裁,直接被判负分。

在东京奥运会上,德岳先是在半决赛中失利,然后在铜牌争夺战中因球拍失控而输掉了比赛。后来,他退出了混合双打的铜牌争夺战,导致他的搭档无法争夺奖牌。

在今年的澳网公开赛上,德岳因接种疫苗而无法参赛,甚至被澳大利亚海关押送进难民旅馆,并被移民部长的行政命令驱逐出境。

从那以后,德岳坚持不打新冠肺炎疫苗。除了偶尔参加迪拜等比赛外,他甚至放弃了所有需要接种疫苗的国家的比赛,这也使他基本错过了今年的美网和明年初的澳网,赶超纳达尔的步伐不得不放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