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贾克斯官方:向努里及其家人郑重道歉

北京时间2017年7月8日晚,努里在对阵不莱梅的友谊赛上昏厥,随后送医。7月13日,阿贾克斯俱乐部官方宣布,努里被确诊为永久性脑损伤,这意味着他的职业生涯基本终结。

近日阿贾克斯足球俱乐部CEO范德萨在本周一晚上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宣读了有关2017年七月救治阿卜杜勒哈克·努里相关情况的声明。声明全文如下。

非常感谢大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匆忙赶来。关于去年发生在阿卜杜勒哈克·努里身上的不幸事件,我们有很重要的信息要对外公布。根据最新掌握的资料,我们对整个事件得出了新的结论:2017年七月努里倒在奥地利的球场上时并未得到完全正确的医疗救治。阿贾克斯将为之后由此引发的一系列后果负起全部责任。首先,我必须要向努里家庭致以最诚挚的道歉,为我们直到近日才察觉错误而道歉。

接下来我将完整描述全部情况。情况相当复杂,我希望自己能用最适当的措辞准确还原事实。

当去年(努里)事件发生后,我们对当时努里在场上接受的救护方案保持着高度关注。外界对此也有相当多的争论。很不幸的是,当时我们得出的结论与努里家庭以及他们的顾问所得出的结论完全不同。在这里我要特地强调我们为此感到深深的后悔。

当我们作为俱乐部去分析当时努里在场上接受的救护方案时,我们使用的资料来自己方医疗组、电视台提供的比赛录像和其他医疗信息。一位来自外部机构的医学专家——在一位重症监护医师的协助下——评估了当时我们所掌握的全部医疗资料,并为我们提供第二医疗意见。

曾经有一段时间,有关情况如下:在评估了由阿贾克斯提供的医疗资料后,俱乐部的医学顾问和法律顾问认为当时努里在球场上得到了正确的医疗救治。听取了专家们的建议和意见后,阿贾克斯认为俱乐部没有理由为努里遭遇不幸承担责任。此份评估也参考了电视转播提供的比赛录像以及努里一直佩戴的心率监测仪里保存的相关资料。当时场上的医疗人员注意到努里仍有心跳,这一点在之后被心率监测仪里的数据所证实。考虑到这些信息,以及来自外部的第二医疗意见,阿贾克斯得出的结论是没有理由认为当时给予努里的医疗救治方案是不正确的。

在前不久努里家庭递交至荷兰足协仲裁机构的上述诉书中,包含了此前阿贾克斯所不知道的新信息,这是我们决定向更多医学专家征询第三方意见的重要原因。俱乐部开始质疑此前我们的顾问们所得出的结论。同时俱乐部也希望百分百确定我们是否犯错。如果之前我们所掌握的信息并不完整、之前的医疗建议也不正确的话,由此得出的结论是否正确就难以保证。为了努里和他的家庭,同时也为了其他球员、俱乐部雇员和所有阿贾克斯球迷,俱乐部决定重新展开调查。

阿贾克斯将此前所有的医疗资料以及最新得到的信息一起递交给了一些心脏专家和心内科医生。两周前,Douwe Atsma教授和Martin Schalij教授——两位来自莱顿大学附属医院的心脏病学教授——同意帮助俱乐部再次评估有关救治努里的医疗资料。

1. 对于心跳、血液循环和潜在复苏的监测,在场医生没有予以充分重视,并且在确保努里气道开放时花费过长时间。

两位心内科医生还认为在努里倒地后不太可能存在有效的血液循环。如果能早些使用除颤仪,就能尽早发现上述情况,也就能更早实施心肺复苏术。如果是这样的话,努里或许会处于一个比如今更好的状态。虽然不能完全确定,但的确存在这种可能。

你们完全可以想象这些新的发现给我和我的同事们带来了多大的冲击。上周末两位心内科医生将他们得出的结论告知了阿里斯(俱乐部运营总监),这些新的结论与此前我们得到的结论有很大不同。阿里斯立刻从国外打电话给我。新的发现深深打击了我们,直到现在我仍处于巨大的震惊当中。首先最重要的是通知努里家庭,今天(周一)下午我已拜访了努里的家,并代表阿贾克斯当面向他的家人致以最真诚的道歉,我们花了太长时间才查明真相。

一队球员都在今天下午得到了通知。当然我们也将最新情况告知了一些十分关心努里的人,比如那些仍在参加世界杯的球员。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包括管理层和医疗组在内,都坚信去年努里在倒下后得到了最佳的医疗救护。顶尖的心内科医生在审查所有资料后得出了不同结论,这确实是一次无比沉重的打击,尽管我们是主动要求向第三方征询意见。

现在我们首先要做的事就是尽快与努里家庭再次进行商谈。不仅仅是作为一家俱乐部,同时也作为人、努里的同事和朋友,我们会承担所有应负的责任。目前我们专注于寻找最好的方法解决此事。此前努里家庭向荷兰足协仲裁机构申请仲裁的目的就是要查清阿贾克斯是否为努里提供了正确的医疗救护。我们确实没有,因此我们要承担全部责任。我们会和努里家庭商讨下一步该怎么做。在此我代表阿贾克斯,在你们所有人面前,再次向努里、他的家庭和亲友们深深地道歉。双方在长期内坚持不同结论,肯定会让他们感到无比沮丧,尤其是他们还得同时承受努里遭遇不幸所带来的巨大痛苦。

我还想多谈一个话题。目前的情况让我们感到俱乐部必须承担更多责任。努里在奥地利所遭遇到的不幸,完全有可能发生在其他球员身上。不仅是职业球员,业余球员也有风险。这种情况在以前曾发生过。作为全荷兰最大的俱乐部,我们感到有责任将从此次不幸事件中得到的经验和教训分享给每个在荷兰负责球员健康的人,队医、理疗师和业余球队的医疗护理等等。最重要的是让每个人都知道在球员倒下时应采取怎样的救护措施。所以我们将尽快在短期内成立一个项目,让在此领域工作的人们得到更好的医疗教育,包括业余球队在内。为了努里、他的家庭、我们一队以及每位荷兰球员的切身利益,我们有责任这么做。

回到当下,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给予努里和他的家庭所需的关怀和帮助,双方已对此达成共识。这是目前最需解决的事。